(網搜小組/綜合報導)莉芳在鄉下長大,天真、善良。成年後經親友介紹,認識現在的丈夫。結婚後,育有一子,名叫小均。小均從小就住在外婆家,由外婆帶大,莉芳與丈夫則在都市工作。

莉芳有兩個哥哥,也都在都市生活,他們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回家探望媽媽了。

母親的背後/網絡圖片
母親的背後/網絡圖片

轉眼間,兒子小均已經上小學了。有天工作的時候,莉芳突然接到小均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裡哭著說外婆突然不認識自己了,也不認得回家的路了。莉芳聽兒子這樣一說,心裏一驚,馬上與丈夫買了車票,連夜趕回老家。

回到家時,發現母親真的不認得任何人,甚至連自己最親的女兒也不認識了。

莉芳馬上帶母親去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說她的母親是得了老年癡呆症。莉芳聽了,馬上打電話給兩個哥哥。哥哥們雖然都回來了,卻在探望母親後說,母親是在幫莉芳帶兒子時得老年癡呆症的,所以母親應該由她照顧才是,說完便離開了。

母親老了
圖:網絡圖片

 莉芳看見兩個哥哥這種態度,她難過極了!心中百感交集!對於哥哥的冷漠,她感到震驚,但想到小時候,因為父親過世早,母親含辛茹苦、省吃儉用,將自己三個小孩帶大,到現在頭髮斑白了,仍幫自己帶著兒子,無法享受清福,心裡更是傷心。莉芳在丈夫的全力支持下,毅然辭掉工作,回娘家照顧母親與兒子,而她丈夫則繼續留在都市掙錢養家,夫妻分隔兩地。

莉芳每天不但要照顧母親,還要養育兒子,常常也因為母親走丟,東奔西跑地尋找。雖然很累,但她覺得母親養育自己、栽培自己,烏鴉尚知反哺之恩,更何況自己是人類、為人子女呢!照顧母親是自己應盡的責任。

之後,莉芳悉心地照顧母親整整八年。在第九年的時候母親狀況越來越糟,在她臨走的那幾天,莉芳的哥哥都回來了,莉芳深知兩個哥哥是回來分家產的。莉芳拿出在照顧母親的時候,在她的日記裏發現的財產協議書,上面寫著:把家裡的舊房子給老大,父親以前開過的車留給老二。而對於莉芳,在協議書裡隻字未提。

兩位哥哥看到這份協議書,高興極了!他們沒想到母親在的生病時還能寫下這份協議書,還記得他們兩個兒子。

莉芳的母親死後,哥哥辦完母親的喪事,沒多久就把母親的留給他們的財產變賣了。莉芳並沒埋怨母親未留下任何財產給她,她反而更感念母親對她和自己小孩的付出,和她無限包容的愛。

幾天過去了,莉芳在收拾母親的遺物時,在櫃子裡發現母親給小均做了一雙鞋,鞋裡留有一封信,信中說:“我的小芳,媽媽這幾天覺得自己老是忘東忘西,記憶越來越差,有幾次差點忘了回家的路,甚至有幾次連小均的名字都想不起來。媽媽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媽媽得了老年癡呆症,將來的某一天,可能會忘記自己的一切。媽媽害怕極了!害怕自己會忘記全部、忘記你的臉、忘記小均、忘記妳哥哥…。媽媽好害怕,但是媽媽還是必須去面對,就如當初妳爸過世時,看著你們稚嫩的臉蛋,告訴自己要堅強ㄧ樣。小芳!我知道將來照顧我的肯定是妳,媽媽提前在這裡謝謝妳的照顧,媽媽特地寫這封信告訴妳,媽媽的衣櫃裡的第二個抽屜,有一個不起眼的木盒,盒裡裝著我們祖上傳下來的文物,這件文物市價值300萬,你把這件文物拿去賣了,這是媽媽留給你的財產。小芳,媽媽真的不想忘記妳,但是命不由人,媽媽會永遠愛妳、祝福妳,媽媽希望妳永遠過得好。”

盒木/圖:pixabay
盒木/圖:pixabay

莉芳看完母親留的信,早已淚流滿面,她拿著信的雙手顫抖著,心裡對母親仍是無限的想念與不捨。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了,即便心裏無助、害怕,母親的心裡仍在為自己小孩設想、盤算,要為小孩多留些什麼、多做些什麼。

更多:

分類: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