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2013年11月01日訊】當警察問我:“法輪功哪裡好?”我告訴他:“最有發言權的是法輪功修鍊者本人,或者法輪功修鍊者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

我是九七年四月在軍隊開始修鍊法輪功的,在我學煉的時候,全連就有十多個戰友學法輪功,當然,還有連長也在學,團長、參謀長也都看過《轉法輪》,都說:這本書是教人做好人。

我走入修鍊,是源於一場突來的罕見疾病。九六年十月一日,連隊會餐時,由於廚房多買了一些海鮮,就留到第二天吃,結果全連食物中毒,近一半人住進了醫院,我算是最嚴重的,別人都出院了,我不能出院,原因是小便尿血並肉眼可見。那時全身乏力,任何感冒、發熱、咳嗽、發炎,都可加重病情。

為查清病因,軍醫和副指導員帶我到濟南軍區總醫院做了腎活檢,得出的結果是“LgA腎病”,發病率二十萬分之一,軍隊鑒定為“二等乙級革命傷殘軍人”。接下來就是激素治療,藥片一把一把地吃,由於沒有特效藥,如果發展到晚期就是尿毒症。看着同病房的戰友,也是從開始一把把的吃藥到後來透析治療轉為尿毒症,我感到暗無天日,心情極度沮喪。

一個與我要好的醫生幫我查了國外相關醫學資料後告訴我:國外也沒有特效藥,只能保守治療。還告訴我,如果每天堅持吃藥,大約十年左右轉尿毒症;如果等感冒發燒後再吃藥,大約五年左右轉尿毒症;如果完全不吃藥硬扛,大約兩三年就轉尿毒症。並忠告我:這病最好別結婚,結婚會死的更快。

我幾乎絕望了,我才十九歲啊!我十六歲時父親病逝,家庭條件不好,今後的人生道路可怎麼走啊?那時連長常到病房來看我,安慰我:不要怕,西醫看不好有中醫,中醫看不好還有偏方,偏方還不行,再試試修鍊法輪功,全國有幾千萬人在學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也就按照連長說的那樣,先西醫再找中醫,沒效果又回老家找偏方,偏方治了近三個月,沒想到回部隊的當天晚上病又複發。

這下我冷靜的想了很久,並通過連長開始了解到法輪功的一些情況,當時在全國各個階層已有幾千萬人在學,其中有專家、有學者,這可都是很有頭腦很有智慧的人啊,他們會輕易地去相信什麼嗎?為了保命,我決定修鍊法輪功。

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我找到戰友,請回了《轉法輪》開始拜讀,每天讀一講,又在連長家裡看完了師父的九天講法錄像,也是每天看一講。正如李洪志師父說:“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轉法輪》)我有許多對人生、對世界的不理解,在這裡我找到了答案;人為什麼而活着,這也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在這裡我也找到了答案。

隨着時間過去三個月後,我出現了一次類似感冒發熱還伴有咳嗽的癥狀,但令我驚奇的是,我小便沒有尿血,以前那尿肯定是像洗豬肉的水一樣是褐紅色,但那次沒有,感冒癥狀也沒有吃一粒葯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只是按照《轉法輪》書上說的,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五套功法有時間就多煉,沒時間就少煉,沒有吃一粒葯,我就得到了這麼神奇的效果,這麼好的功法我一定要一直修鍊下去。

就在同年的八月份,連指導員找到我並誠心的對我說:“我是典型的無神論者,一直相信唯物主義,但是我親眼看到你從生病到西藥、中醫、偏方沒有治好你的病,法輪功的有神論卻使你的身體不吃藥不打針就得到了健康,太神了,我無法解釋。但是,我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共產黨講無神論,要是我阻止你不讓你學法輪功了,你肯定不幹,可是讓你繼續學,我的工作又不好做。這樣吧,你是老兵,又快退伍了,你覺得好,就在儲藏室煉,不要告訴別的戰友,這樣我的工作就好做一點。”

後來我才知道,那時中共邪黨就已經開始迫害法輪功了,而且先從軍隊開始,怪不得有好幾個戰友都陸續不煉了,可能就是連指導員給他們談了話施加了壓力。

我在軍隊時,就結識了一位老家的女孩,我如實的告訴她我從生病到修鍊的全部經歷,她沒有對我有任何計較,和我相處也一如既往。退伍離開軍隊後,九九年我和女友幸福的結合,第二年有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兒。女兒出生後身體一直很健康。女兒現在也快十二歲了,一直生活得很快樂。女兒在學校也按法輪功“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處處做好人,尊敬老師,善待同學,經常在班上得獎受表揚。

妻子從我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也走入了大法修鍊。現在我們一家三口過着健康幸福的生活。

(文章來源:明慧網;責任編輯:簡陽)

分享
分類: 真實的故事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