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一位礦難倖存者青岩,在八十年代的一次礦難中,他的腰椎神經嚴重受傷,長期癱瘓,之後只能扶著雙拐走路,求醫多年無果。一九九七年,他幸遇法輪功,煉功後他奇蹟般徹底扔掉雙拐,正常走路。他說,法輪功讓他「點燃了新的希望」。

圖為大陸法輪功學員青巖目前康復後的後背照片,從照片可看到,脊柱處痊癒的傷痕有十五厘米長。(明慧網)

以下是這名礦難倖存者的自述:

我是一名退休煤礦工人,在八十年代一次井下大面積落頂事故中,我幸運地活了下來,但後來的日子痛苦不堪,長期癱瘓使我對生活失去了希望,直到我遇見了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奇蹟再次出現,我又重新站起來了。

記得那天,我和同班組的工人井下採煤作業,我們班六十多人,兩人一組,負責「回柱」作業,採煤作業完成後,我們將支撐頂子的鋼柱砸倒前移,採煤工作面每前進一到三米,鋼柱也要前移支撐坑道安全。平時我用錘子砸鋼柱很輕鬆,這次卻是砸不動,和我同組的工友嫌我沒用,一把搶過我手中的錘子,這時可怕的落頂事故發生了,一塊長三十多米、寬二十多米、厚十四米的大石頭一下子將我們壓在下面,我的頭和左手半個身子還露在外面。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聽見有人過來就大喊。這時上面還有小的石塊、煤塊不停的往下掉,參加搶救的工人經驗豐富,他們知道我脊椎壓傷動不了,從我的身下將煤一點點挖出,將人從石頭下面掏了出來。後來用四個液壓起重機也沒能將這塊石頭抬起,和我同組的那位工友被壓在石頭下面失去了生命,那次事故造成一死八傷。

醫院會診,我腰椎的第一、二、三節壓縮性骨折,脊椎神經受到壓迫,需要做腰椎鋼板內固定手術。經過八個多小時的手術,我總算撿回了一條命。大家都說,「你命真大,從針眼裡拔出一條命,井下的機器都被砸爛了,人沒被砸死。」長時間的臥床治療,半年之後我只能扶著雙拐走路,很是吃力,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大小便就會失禁。

養傷期間,面對體弱的妻子,未成年的孩子,家中失去了頂樑柱,像天塌下來一樣,妻兒老小那無助無奈的雙眼,不時看著我,我的心都碎了,無數次想到了死,但看到年幼的孩子無人照管,我強忍身心的痛苦,過著欲活不成,欲死不能的日子,真是痛苦極了。

我到過天津醫院、天津骨科醫院、天津中醫院、北京協和醫院、天壇醫院、宣武醫院、朝陽醫院、北京醫院、積水潭醫院、同仁醫院等大醫院,到處求醫問藥,專家的回答幾乎一樣,再也沒有好的治療方案,我徹底絕望了。就這樣日日吃藥月月輸液,痛苦地生活了好多年。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參加了當地法輪功集體煉功,開始只能坐在輪椅上煉功,慢慢的腿好像有了熱流,腰痛也好多了。從此以後,我就更加有了信心,堅持學法、煉功、修心,身體也一天天好轉起來。我感到非常幸運,法輪大法點燃了新的希望,過去我的脾氣暴躁,加上病魔的折磨,在家裏經常對孩子發脾氣,煉功後我明白了「得與失」的法理,不再輕易發脾氣了,我的轉變使孩子們感到了家庭的幸福。後來我徹底扔掉了雙拐,我深深感謝李洪志師父!感謝法輪大法的救度之恩!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我走上天安門廣場,向人們講清迫害真相。迫害最嚴重時期,我回到老家,單位書記帶著警察十多個人開車到鄉下找到我,準備綁架我進洗腦班。我向他們講述了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變化、家庭的變化,他們看到我脊柱十五厘米手術後的疤痕,雖難以置信卻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他們靜靜地聽著,最後帶隊的書記說,好那就在家煉吧!

這樣一場大難瞬間消失於無形。

現在的我騎著自行車,成天在街上跑來跑去,完全成了一個正常的健康人。

文章來源:明慧網

分享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10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