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晚上工廠加班,王秋紅回家時都快午夜11點了。當她按亮手機電源,準備用鑰匙打開自家的房門時,忽然發現門鎖已經被人撬開了。

該死的小偷!王秋紅一把推開房門,打開燈一瞧,客廳裡一片狼藉:地上到處都是水果皮,電冰箱的門敞開著,餐桌上還倒扣著兩隻“康師傅”紅燒牛肉麵的空紙桶。

最讓王秋紅放心不下的,還是她放在床頭櫃裡的金首飾。可當她沖進臥室,打開牆上的壁燈,準備去查看床頭櫃裡的首飾時,卻發現有個男人仰麵躺在自己的席夢思大床上,睡得正香哩。

不用說,這就是撬開自己家門鎖入室盜竊的小偷了。這傢夥也太大膽了,不但偷吃了冰箱裡的水果和速食麵,而且還躺在主人的床上睡著了,竟連腳下那雙髒兮兮的運動鞋也沒脫。

王秋紅的愛人出差已經一個星期了,還要過兩天才回來。看來只有打電話報警,把這小偷交給員警處理。

可她擔心這小偷忽然驚醒過來,自己一個女人家不是他的對手,便找了根繩子將這熟睡的小偷五花大綁起來。可笑這小偷睡得像死豬似的,被綁了個結結實實仍然沒有醒來。

正當王秋紅準備用手機撥打110時,那小偷身上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王秋紅一愣,見那小偷仍然熟睡不醒,這才從他口袋裡掏出了叫個不停的手機。

會不會是他的同夥在催他離去呢?王秋紅有些緊張地按下了接聽鍵,立即傳來了一個焦急的女聲:“阿健,你在哪裡呀?你離開學校已經兩天兩夜了,爸媽找遍了所有的網吧也沒找到你……”

原來這小偷還是個在校學生,而且是一個翹課泡網吧的壞學生。王秋紅一邊默不做聲地聽著電話,一邊打量起床上的小偷來:這小子看上去最多18歲,和自己上高三的兒子阿輝個頭差不多,長得還挺清秀的。

看情形,這小子一定是溜出學校去泡網吧,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錢才離開網吧,然後跑到這裡撬開房門,吃飽喝足又睡著了。正想著,電話那邊又傳來了一個憤怒的男聲:“你小子怎麼不回話?讓老子逮住了非打斷你的狗腿不可!看你以後還怎麼去網吧鬼混?!”

不用說,那邊在怒吼的男人肯定是這小子的爸爸。王秋紅本來想打電話報警的,可忽然之間,她又改變了主意,對著手機平靜地回答道:“你們是……阿健的父母吧,他現在就躺在我的床上,你們要想見他,就……”

可是沒等王秋紅把話說完,那邊的男人便破口大駡起來:“你是誰?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兒子今年才17歲,你竟然把他勾引到床上去了……”

再讓他說下去,後麵的話就更難聽了。王秋紅氣呼呼地打斷對方道:“你……你給我閉嘴!是你兒子撬開了我家的門鎖,偷吃偷喝然後躺在床上睡著了,我已經把他綁起來了,如果你

再胡言亂語,我就立即把他交給員警!”

那邊的男人不吱聲了,過了一會兒,又換回原來的女聲道:“對不起,我是阿健的媽媽,我們兒子給你添麻煩了。求求你,放他一條生路。

其實我兒子以前很乖的,從小學到初中都是班上的三好生,可進了高中後他迷上了網路遊戲,成績就開始下降了,可是他從來沒偷過別人的東西,這回不知是怎麼了……”

說著說著,對方已是泣不成聲。王秋紅不禁心裡一軟,嘆了口氣道:“好了好了,你就別傷心了,我兒子也在上高中,作為母親我完全理解你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就讓我們一起商量解決的辦法吧。我住在幸福社區6棟303號,你和你愛人一起過來吧。”

20分鐘後,門口響起了腳步聲。王秋紅知道是阿健的父母來了,便向門外喊了聲:“門鎖已是形同虛設,你們就推門進來吧!”

話音剛落,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就推開門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個麵容憔悴的中年婦女,眼圈紅紅的,還閃著淚花。

男人進來就氣衝衝地問王秋紅:“我那混蛋兒子在哪?今天老子非打斷他的狗腿不可!”

王秋紅白了他一眼道:“你吼什麼吼?這裡是你家還是我家?請你說話小聲點,這深更半夜的,左鄰右舍都在睡覺呢。”

男人忍住氣道:“對不起,我是被我那不爭氣的兒子氣昏了頭,請你多多原諒。他偷吃了你們家的東西還有撬壞的門鎖,我們一定會加倍賠償你的。不過,還請你先讓我們見見那小混蛋。”

王秋紅把他們帶進了臥室,指著床上仍舊熟睡不醒的男孩道:“你們先把他叫醒,不許使用暴力啊。”

男人上前把五花大綁的兒子提起,扔在了地板上。那叫阿健的男孩這才驚醒過來,張開雙眼,看見滿臉怒氣的父母,旁邊還站著一位陌生的阿姨,立即明白了自己的處境,臉上頓時露出了惶恐之色。

阿健的父親強忍怒火道:“你瞧瞧你自己,都變成撬門入室的小偷了,你對得起我們嗎?”

王秋紅對阿健的母親道:“你去把他身上的繩子解開吧,既然事情發生在我家,就由我來處理好嗎?”

阿健的母親噙著眼淚解開了兒子身上的繩子,泣不成聲道:“阿健,爸媽每天去工廠上班辛苦掙錢,你就不能為我們爭口氣嗎?”

王秋紅把他們一家三口帶到外麵的客廳裡,讓他們在沙發上坐下,然後臉色一沉道:“我們先談談賠償的事吧,雖說這回你們兒子偷竊未遂,但要是我打電話報了警,那你們的兒子就會一輩子背上賊名了。

我的要求也不高,你們就給2000塊錢吧!”

阿健的父親狠狠地瞪了阿健一眼,一聲不吭地從口袋裡掏出了一遝百元大鈔遞給了王秋紅。看來在來這裡之前他們夫婦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為了保住兒子的名聲,他們願意接受對方“敲詐”。

王秋紅收下錢,口氣一緩道:“本來收了你們的錢,就該讓你們把兒子帶走了,可我還是有點擔心,真怕他過幾天又來撬我們家的門鎖……

所以我還得讓他寫份悔過書,把他今天晚上的所作所為如實寫下來,並且保證從今以後改過自新,好好回學校讀書。”說著找來紙和筆遞給了阿健。

阿健膽怯地望了父親一眼,雙手顫抖地接過了王秋紅遞過來的紙筆,坐到一旁的餐桌上寫了起來。

果然不出所料,這小子是在附近一家網吧泡了兩天兩夜,直到身無分文才離開,但他不敢回家向父母要錢,在街上轉悠了老半天,最後實在餓得不行了,他才找到這裡撬開了門鎖。吃飽喝足後見主人還沒回來,累極的他便倒在床上睡著了……

王秋紅看完了阿健的悔過書,一臉嚴肅道:“這可是你的犯罪證據,看在你父母剛才賠錢沒跟我討價還價的分上,只要你以後不再去網吧鬼混,回學校好好讀書,等你考上大學那天,我會親手把它還給你。”

阿健滿臉羞愧道:“阿姨,謝謝您對我的寬容,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去泡網吧了,我會好好學習,爭取明年考上大學。”

王秋紅板起麵孔道:“那你可要說到做到,我的手機上有你父母的電話號碼,我會隨時打電話向他們詢問的。”

頓了頓,王秋紅又對阿健的父母說:“都已經是下半夜了,我也要休息了,你們把兒子帶回家吧。回去可不要打他,只要他回學校好好讀書就行了。”

雖然剛才王秋紅讓阿健的父母賠了2000元錢,但他們還是拉著阿健一齊向她鞠了一躬,道了聲“謝謝”,這才轉身向門外走出。

當他們走到門口時,王秋紅忽然喊道:“等等,阿健媽媽,我還有幾句話要單獨對你說,讓他們父子倆先下樓去吧。”

阿健的母親忐忑不安地走回房裡,王秋紅走過來關上了房門,然後掏出剛才阿健父親賠給她的2000元錢道:“阿健媽媽,我剛才之所以狠下心來讓你們賠那麼多錢,是想讓阿健明白犯錯誤是要付出代價的。

現在我把錢還給你,我們都是在工廠上班的,誰都不容易呀。”

阿健的母親哪裡肯收,兩個人推讓了好一會兒,最後王秋紅只好抽出一張百元鈔票說:“那好,我留下100塊錢請人換把門鎖,你再推讓我可真要生氣了。”

阿健的母親拿著那遝鈔票,嗓音哽咽道:“大姐,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王秋紅淡淡一笑道:“不用謝,誰讓我們都是孩子的母親呢?兩年前,我兒子也迷上了網路遊戲,為了讓他戒掉網癮,我和我愛人也是煞費苦心呀。只要你兒子能夠改過自新,我們家換把門鎖還是挺合算的。”

聽了這些話,阿健的母親不禁熱淚盈眶……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聞自動送上門!

閱讀更多美麗日報新聞:http://bldaily.com.

更多:

分類: 生活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