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裡的早稻熟了,村口那棵老榆樹下,聊天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大家都下地搶收去了,天氣預報說下星期有雨,我在後山也種了二畝地的早稻,我聽了趕緊從床底下摸出鐮刀,邊磨刀邊在想:要是老伴還在世就好了,往年磨刀這些活都是他來做。

早早吃了中飯,我拎著一隻開水瓶下地了,今年水稻的長勢真好,每一支稻穗都沉甸甸的彎下了腰,剛割了幾隴,我的老腰就又疼了,只好停下來坐在田埂歇了會,這時候我看到別人家地里都是幾口人,連黃阿婆家兩個兒子都從城裡趕回來幫忙,想想自己的兒子大壯,我的鼻子發酸,罷了,我還是別多想了,這個兒子是白養了。

心裡說著不想,可大腦還是忍不住,我和老伴這輩子只有大壯這一個兒子,這孩子生下來就賢惠,很少鬧人,每天給口吃的就自己在那玩,給我省了不少心,十來歲的時候,每到農忙,大壯放學都會做好飯,把家裡牲口喂好,然後來地里找我們,大壯的懂事,惹得村裡不少人羨慕我,說我教子有方。

大壯沒有考上大學,跟著同學進城打工去了,每個月15日發了工資就會往家送,每次回來保准給老伴買上兩根素雞,打上十斤老白乾,他記著他爸就好這口,給我不是帶蜂蜜蛋糕就是柴記的驢打滾,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圍坐在小桌上,聽著大壯說城裡的新鮮事,滿院子都回蕩著我們的笑聲。

兩年後,大壯娶親了,兒媳是隔壁孫莊的大芳,兩人在城裡打工自談的,姑娘模樣俊俏,脾氣也溫和,我和老伴滿心歡喜,大芳提出不要彩禮,小兩口想以後進城買房子,我們就把房子粉刷了一下,年底大芳嫁了進來。

大芳挑水劈柴樣樣在行,她心疼我年紀大了,總是搶著做家務,一個月後,小兩口又回城打工,臨走時候不忘囑咐我們,重活不要做,留著等他們放假回來,我和老伴覺得這日子越過越起勁,睡覺都能笑醒。

小兩口打了五年工,也攢了不少錢,在城裡買了套房子,要接我和老伴進城,我們覺得小兩口的日子,老人就不要摻和了,我們在鄉下住了一輩子,挺好,他們能常回來看看我們,這比什麼都強。

第二年大芳生下小孫子,就在我對這一切心滿意足的時候,兒子和老伴開拖拉機進城買肥料,回來的途中發生了意外,父子兩個一個都沒有活成,好好的一個家,轉眼沒了,我和大芳整整哭了半年才走出來。

眼看小孫子要上幼兒園,大芳帶著小孫子又回了城裡,一邊上班一邊帶孩子,很少回來,只在孫子放假會送回來住段時間,我想大芳還年輕,兒子不在了,遇到合適的應該會再嫁的,只要把孫子帶好,我就滿足了。

我年齡大了,種地有些吃力,家裡幾畝地,我分成早稻,晚稻,我想這樣時間錯開,興許能忙得過來,可剛割了半天的稻,晚上躺在床上渾身疼,但再疼明天還是要下地,不然連陰天一來,稻穀就要爛在地里,我的吃喝就沒了著落。

早上天不亮,我起來煮了鍋稀飯,蒸了幾個饅頭,這樣中午回來熱一下就行了,節省時間。剛準備鎖門下地,聽到有人喊「媽」,回頭一看,大芳回來了,她一手牽著孫子,一手拎了很多東西,我趕緊去接過來,問她這一大早咋回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

大芳看我拿著鐮刀,她說估摸著家裡要割稻,她趁著周末請假回來搶收,聽了這話我喜出望外,想再去找把鐮刀,大芳攔住了我,她讓我在家看孩子,她一人能割完,說著就接過我手裡的鐮刀下地了。

緊趕慢趕一整天,直到天擦黑,大芳回來了,她說都割完了,明天給拉回來脫粒就行了,能看出來她很累,我趕緊給她打來洗澡水,吃完飯催著她上床休息,晚上我們娘倆還沒聊幾句,她就累的睡著了。

第二天我請鄰居小帥開拖拉機幫我拉稻穀,大芳一天又沒閑,忙到傍晚四五點鐘,才帶著小孫子回城,臨走時候她說柜子里有買的餅乾,有一袋拆開了,讓我記得吃。送走大芳母子,我還真的有點餓了,就準備把那半袋餅乾給吃了,再喝點開水,晚上不用做飯了。

大芳知道我愛吃蔥油味的,買了有七八袋,我拿出那吃剩的半袋,剛咬一口,發現袋子下面還有個布包,打開一看,裡面有500元錢,我怕是大芳落下的,趕緊給她打電話,省的她找不到錢著急。

「大芳啊,你落下東西了,餅乾袋子裡面的錢,你忘記拿了。」

「媽,那是我孝敬給你的過節費,中秋節我怕是趕不回來,到時候你自己買點好吃的。」

一時間,我老淚縱橫,大壯在世的時候,每次過節他們都會給過節費,大壯走了,這丫頭自己孤兒寡母,生活的夠不容易,還惦記著我這個婆婆,這怎能不讓我感動,我想這錢我先收下,等秋後賣了稻子,存起來給孫子上學用。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聞自動送上門!

閱讀更多美麗日報新聞:http://bldaily.com.

分類: 生活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