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人特別重視自家的祖墳。一般情況下,祖先安葬後的墳墓,沒有什麼特別事情都不會遷移。除非因為國家的需要,宗族個人就沒有辦法,唯有服從國家。

可歷史上有一家人的祖墳特別牛,光緒帝都忌它三分,當初設計的鐵路都為它而改道了。

究竟是誰家的祖墳這麼牛呢?

示意圖

這個祖墳很牛,但又不是什麼皇家墳墓,並不是昭陵什麼的。

這就是位於天津武清區的,曾經佔地約一千多畝的「曹墳」了。因其出名門,後人世代為高官,故無人敢碰。

清朝時的鐵路修建起來是比較困難,不單單是因為當時中國的技術還不太成熟,還有各國來搗亂,清朝的釘子戶也不閒著,時不時得就抗議。今天我們要談的就是清朝最牛的釘子戶——曹墳。

曹墳

鐵路剛開始修建的時候,當時的中國百姓普遍反對修鐵路,修工廠,凡是有工廠的地方,經常發生糾紛,什麼擾民啦,破壞風水啦,經常動不動就告上朝廷,當時修建鐵路時也是一波三折,不少釘子戶來抗議。

可是平民百姓哪裡鬥得過朝廷?最後也都乖乖的搬遷了。

可是偏偏有這麼一座曹墳,偏偏就不讓道。可也就奇怪了,這個曹墳有多大來頭,竟能讓慈禧太後親自下令,讓設計師重新設計鐵路線路,最後鐵路活活比正常多繞了三公裡才修過去。接下來就讓小編好好給你捋一捋這件事。

從遠處看的曹墳

原來這曹家大有來頭,武清王慶坨曹氏原籍江蘇徐州府宿遷縣曹家集,堪稱大戶,後來北遷武清。

自明至清,武清曹氏歷代受封或科舉為官,成為鄉賢或朝中重臣。曹涵在世時為曹家鼎盛時期。

曹氏老墳原址在王慶坨南三裡,因曹氏家族太大,原有墓地已無法埋葬。曹涵歷時十載尋覓新塋,終於在乾隆十九年選中新的墳塋,也就是後來鐵路所要穿過的墳塋。

東馬圈曹氏祖墳建成於清乾隆二十年,據傳,當年曹涵為建新祖墳,曾帶風水先生從北京一路南下,沿途查看。

來到東馬圈地界時,風水先生見此處地脈、水脈暢通無阻,實為一塊寶地。風水先生在此定穴,建議曹涵遷祖墳至此。

繞鐵路

據說,遷墳下葬時間為三月初三日,為王母降生之日,下葬那是吉星高照之時,忽然狂風刮過,說是王母顯靈。當年,曹墳之內綠樹環抱,蒼鬆翠柏,紫氣縈縈,蔚為壯觀。

清光緒五年中國始修京山鐵路,其中,北京至天津段施工設計時,線路剛好斜穿曹墳墓地。

曹家為保祖墳多方奔走,但毫無效果。而此時朝廷已令承包路業的德國人標明線路,限期完工。曹家焦急萬分,四處打探情況。最終得知,主持工程的會辦名叫孫彤軒,曾與曹家有交情。於是,曹家備厚禮前往。孫彤軒也挺為難,早說還好,現在木已成舟,實在是不好改,事到如今,真是沒有辦法,」經曹家再三懇求,孫彤軒命翻譯把德國工程師請來,商量怎麼辦。德國工程師聽後沉思良久,便到墳地查看地勢,決定變更線路,在離墳地一裡左右的地方設一肘彎,使鐵路繞墳而過。

事情雖然定下來了,但曹家為此也付出了不少銀兩。而當時清政府已有修建工程應繞避民間廬舍、丘墓的規定,儘管如此,但京山鐵路繞曹墳而過,仍在當地嘆為觀止,在當地被當地老百姓傳的可謂是沸沸揚揚。

據說是曹家擁有皇帝親筆寫下的禦筆。相傳康熙皇帝微服私巡,經常在曹家居住。於是大筆一揮,為曹家提了幾個字並做成牌匾。曹家人感激涕零,叩謝聖恩。皇帝的牌匾象徵著皇權和康熙的威望,而這塊牌匾就掛著曹墳的守院,而這塊牌匾保佑著曹墳百年相安無事。相傳,鐵路需要經過曹墳時,就是因為這一塊牌匾所以才令鐵路改道。傳說不一定可信,但是曹家當時的地位確實是很高的。

可惜在2008年,給作為考古現場了。

 

我們再來看看其他最牛祖墳,天子見了也得畢恭畢敬,墓碑雖破敗卻價值連城。

一、一代文學家以及政治家去世,一生未留下傳世著作,只留下一塊碑

這位最牛的墓主人是一個明朝的文學家,其名為何塘,據說在何塘病入膏肓的時候,他把自己的兩個叫到自己的病床邊,眼見自己的時日不多了,便吩咐兒子火速的把在京城的字畫取來,等到兒子把自己父親的畢生心血的著作取回後,何塘便讓兒子把字畫放在自己枕邊,何塘用自己最後的力氣問道:你們說,大丈夫當以何立身?大兒子思索片刻回答道:為民者勤,為富者仁,為官者廉,以一己而利天下。何塘又問:我那朝廷留下來的俸祿你們打算怎麼用?二兒子不假思索的說:父親一生為官清廉,為國家為人民著想,何不把這些錢資助正在修建的書院。何塘聽完二個兒子的回答心裡甚是滿意,便叫兒子拿來文房四寶,寫下了這四句話:子孫勝似我,要錢做什麼?子孫不勝我,要錢做什麼?最後何塘親自把自己的所有著作給燒了,慢慢的自己也閉上了眼睛。

不久過後,何塘的死訊便傳到了皇帝的耳中,皇帝念何塘為國為民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馬上下旨要厚葬他。

當欽差來到何塘家宣布完聖旨後,其兩個兒子對欽差說明瞭自己父親的遺言,父親生前說過自己死後的葬禮一切從簡,皇帝知道後更是感動,隨後就追封何塘為禮部尚書,並賜爵「文定公」,並且皇帝下令,所有的官員只要經過何塘的墓碑前都需要下馬,一律需要參拜,以表示對埋葬此地人的敬意,所以此墓碑也被稱之為「下馬碑」。

由於墓碑風化嚴重,本來墓碑的四句話(子孫勝似我,要錢做什麼?子孫不勝我,要錢做什麼?)隻剩下要錢、要錢著這四個字,,民間也因此稱它為要錢碑。

由於下馬碑是一種皇家設立的瑜權杖,體現了封建等級禮儀,具有極大的歷史研究價值,早在乾隆時期便的到了極大的重視,現如今在北京都有十多處下馬碑,但是在城市的建設當中,許多的下馬碑早已被破壞了,其珍品大多數保留在博物館當中,有文物專家曾鑑定下馬碑屬於國家一級保護文物,價值大約在2000萬–3000萬人民幣。

中國最神秘的3座古墓!找不到?挖不動?不敢挖!

盜墓這個行當由來已久,各大墓地為了防止遭盜墓賊的光顧,各式各樣的防盜措施層出不窮,可這並沒有讓他們死後真的得以長眠,中國的「十墓九空」這個說法果然是名不虛傳。但是並非所有的墓都被盜墓賊所挖掘,其中原因有很多。有的是根本找不到,有的是找到了卻又挖不了,甚至有的找到了卻又不敢挖。今天給大家介紹中國最神秘的三座墓,完全符合了上述條件。

成吉思汗陵——找不到

據說,成吉思汗在死前曾下命令,不讓世人知道自己所葬之處,因此他實行了密葬。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世人對於他的陵墓也是相當地關心,可他的陵墓究竟在哪兒?至今也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有的人說他的墓位於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鄂托克旗境內,又有人說在寧夏境內的六盤山,還有的說在新疆北部阿勒泰山,總之成吉思汗的歸宿成為了一個謎。據說,成吉思汗在死前曾下命令,不讓世人知道自己所葬之處,因此他實行了密葬。根據馬可波羅的說法,成吉思汗的靈柩在運往下葬的地方時,抬棺槨的人遭人擊殺,陵墓深埋地下,萬馬平川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所要掘陵墓的人都慘遭處死。

秦始皇秦墓——不敢挖

秦始皇陵發現距今已經有40多年了,可是至今卻沒有挖掘。

秦始皇陵發現距今已經有40多年了,可是至今卻沒有挖掘。主要歸結有以下幾點原因,原因之一,技術還不到位,以我們現在的水準還不足以完整的將它挖掘出來。原因之二,傳言秦始皇陵之中機關無數,還有大量的水銀,因為那時候還沒有正規的防護道具,一味的挖掘隻能讓自己有進無出。原因之三,就是挖掘出來的保護問題,在地下千年處於近乎真空的環境,如果一下子暴露在空氣中的話對文物的損害很大,為了能更好的保護文物,這也是不挖秦始皇陵的一個原因。

探秘秦始皇陵40年不開挖內幕 真相令國人震驚

1974年2月,一群農民在秦始皇陵東側1.5公裡處打井時偶然發現了與真人真馬一樣大小的兵馬俑。從此,一個埋藏了兩千多年的世界最大的地下王國展露在世人面前。至今40年過去了,關於秦始皇陵地宮何時打開卻一直沒有答案。

秦始皇陵地地宮為什麼不能挖?

神秘誘人的秦始皇陵地宮,一直令世人關注。不久前,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先生為打開秦陵地宮算起了一筆經濟賬,他說;「如果打開秦始皇陵,每年僅門票收入就可達25億元人民幣。」這是好大的增長點。於是,又引發了一場「盡快發掘秦陵地宮」的大討論,經檢索,力主發掘秦陵地宮的理由有如下種種:

一曰「資源浪費」論,認為秦陵如果不加發掘,隻是黃土一堆,對旅遊資源也是一種巨大浪費。

要打開才有價值,才能對社會做出貢獻。如果永遠不打開,等於沒有價值。

二曰「激勵自豪」論,認為發掘秦陵可以吸引國民的目光,並帶動全民參與,凝聚民心,隨之激發對中華文化的熱情與關注,同時還可以吸引世界優秀的專家和科研機構獻計獻策,對於向全世界弘揚中華文化,對於培養中國人民對自身文化的熱情和民族自豪感大有好處。

三曰「證實文獻」論,認為司馬遷的《史記》對秦陵地宮有所記載,如說宮觀百官奇器珍怪「徒藏滿之」;墓室中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用機械使之流動灌輸;令工匠製作弩機弓箭,以防盜墓之賊,等等。打開地宮,以證實《史記》記載的可信度和準確性。

四曰「有效保護」論,認為秦陵如果不及早發掘,地宮裡的文物隻會逐漸腐爛,因為地宮浸水是很常見的事,同時還有其他不測和不知因素的存在,讓其一直深埋地下又何談保護?惟有發掘,才能有效保護。

五曰「階段發掘」論,認為對於打開不打開秦始皇陵,並非完全是技術問題,打開後到底需要怎樣的技術,誰能說清呢?惟有階段性地漸進式發掘秦陵,方可隨時發現問題,隨時研究所需要的保護技術,做到「有的放矢」。

六曰「學習外國」論,認為外國有發掘帝陵的經驗,值得借鑑,有的還以埃及的金字塔的發掘為成功的典範,既弘揚了文明,又吸引了大量的旅遊者,獲得了可觀的經濟效益,文物保護和開發利用並行不悖,相得益彰。

七曰「滿足民意」論,認為始皇陵是一座充滿了神奇色彩的地下「王國」。那幽深的地宮更是謎團重重,地宮形製及內部結構至今尚不清楚,千百年來引發了多少文人墨客的猜測與遐想。如今民眾有十分強烈的動機和願望,不能不考慮這一民意。

面對以上種種議論,考古界人士說,秦始皇陵墓是不是打開?什麼時候打開?不是由經濟學家,或是部分民眾的意願所決定的。考古,畢竟是一個專業性很強的行業,考古發掘工作,也是非常複雜的工程。

秦陵考古隊隊長段清波研究員說:「在當前的環境下,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構成發掘秦始皇陵墓的藉口。以發掘帝王陵墓為切入點,以文物帶動旅遊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的觀點,是一種幻想,是一種殺雞取卵的做法。此生也許看不到地宮的秘密,但仍願把一生獻給秦始皇陵的考古事業!」

段清波也稱,除了技術不具備外,還必須考慮社會心態問題。目前國內的考古技術還不成熟,誰可保證出土的文物萬無一失呢?我們當代人如果不遵循客觀規律,隻圖一時的衝動與快感去發掘始皇陵墓,那麼,後人非但不會讚揚我們的聰明睿智,反而可能會痛責我們因急功近利而導致後患無窮的愚蠢之舉。

上文提及力主發掘秦陵的「學習外國」論,其實,外國對於帝陵也是多加保護的。復旦大學文物與博物館學系陳淳教授說:「如今幾乎沒有一個國家主動開掘帝陵。」 他指出,考古界對現在打開秦始皇陵均持反對態度,因為發掘後,從技術上來說,不能保證能保護好這些文物。特別是壁畫、陶器、紙質、絹質、絲質等文物的保護現在還是難題。

技術上的瓶頸常常會使文物的開掘成為破壞。秦始皇陵兵馬俑在剛開始發掘出來時,表面有艷麗陶彩,但現在已經逐漸黯淡,甚至變黑;在長沙的馬王堆漢墓發掘中,千年鮮桃卻轉眼化成一攤水。因此,「盡量不主動發掘」的理念在二十世紀中後期成為考古界的國際共識。

聽到這樣一種議論:「趕快把秦陵挖開,還是考古界發出的呼聲呢?」還以老山漢墓和埃及金字塔的電視直播熱為例說,考古工作者坐了多年冷板凳,突然到了聚光燈下,一時難免衝動:這是「富礦」啊!秦陵為何不開掘?

其實,這完全是一種誤解。正是考古界認識了文物的特性及其珍貴,才始終反對發掘始皇帝陵。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趙化成教授說:「保護是第一的,保護好了才能研究。兩害相權取其輕,做任何事情都要看利弊。文物中有許多有機物的保護比較困難,雖然有了很多辦法,但還沒有找到完美無缺的手段。帝陵不發掘,這是考古界的共識。」

秦陵考古專家張佔民說:「如果有人問我的態度如何?我實話實說,遲一天挖,比早一天挖更好。如果把地宮保存了2200多年的珍貴文物毀在現代考古學家手上,那不成了千古罪人!」

秦俑博物館副館長田靜研究員說:「現在急於發掘秦始皇陵,那完全是一種短視的行為,既沒有迫切性,技術上也不能過關。兩千多年來,秦始皇陵地宮中的各種因素,已經達到相對平衡和穩定的狀態,在某種意義上說,不發掘將是更佳的保護環境。」

根據專家的推算,如果使用傳統的考古鑽探技術,要想全面瞭解秦始皇陵區地下埋藏情況,至少還需要200年!值得慶幸的是,現代高科技手段在考古學上的應用可以大大加快這一進程。然而對於人們最為關心的焦點話題:何時發掘秦陵地宮?文物主管部門和保護專家卻給出了一個異常簡潔明確且出乎絕大多數人意料之外的答覆:短時間內不可能挖!

這是什麼緣故?前文已述,不完全是技術和資金問題。如果說幾十年前不發掘帝王陵墓,很重要的原因是資金和技術問題,而現在不挖帝王陵,更多的是出於文物保護理念的進步。

至於何時發掘秦始皇帝陵,從目前來看,是遙遠的將來了,有的說50年內是不可能發掘,有的說100年內不可能發掘。這是為什麼?就此問題,筆者專訪了秦俑博物館館長吳永琪研究員,他說了如下幾方面的原因:

其一,貫徹文物保護政策的需要。現在文物保護政策是「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方針,對帝王陵一般不主動去發掘。此項文物保護政策是從國內外的教訓中吸取的。當今世界各國的文物考古機構,對於保存狀況較好的大型遺址和墓葬,都製訂政策,盡可能地保持文物的原生環境,一般不進行主動發掘。

其二,世界遺產保護的特殊要求。發掘秦陵費工費時費財,在沒有十分必要的時候,應該不予考慮,加之秦始皇帝陵已經成為世界遺產名單中的一員,因此更要慎而又慎。埋於地下兩千多年的文物,氧化、腐敗隻是下葬後的最初幾年,後來微量的氧化,現在相當隱定了。若冒然打開,文物受到濕度、溫度、風、光以及外界震動的影響,隨即發生變化。

其三,發掘秦陵確有難度。發掘秦陵必須是「大揭頂」的,要取掉封土,才能發掘,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揭開封土以後,地宮面積20多萬平方米,又不是短期內可以發掘得完的,如何保證在發掘中地宮的遺跡及文物不受風、雨、日光等自然因素的破壞?揭開封土發掘完後,封土如何再覆蓋上去,保持原來的面貌?發掘出來的文物又怎樣保護?等等,這些都是實際問題。

其四,從民族尊重祖先的道德取向來說,也是不允許隨意挖掘祖墳的。舊社會那種挖墳鞭屍之為是一種仇恨發洩。秦始皇是暴君,畢竟是祖先。應該說,秦始皇功大於過,「過」也是從「功」中導致出來的。人都有一種好奇心,希望挖開來看個究竟,這可理解,但更要從尊祖道德上來考慮。

說到這裡,吳館長動情地說:「葬者,藏也,中國帝王陵是秘而不宣。對於帝陵不可主動發掘,再也不能取悅於洋人去發掘。外國對於帝陵保護也有一套措施,不讓人靠近觀看,而在陵的周圍用柵欄隔開,隻能遠距離觀看,而秦陵不僅零距離觀看,而且可以登陵觀看。」

還說:「冒然打開,墓裡的文物將會頃刻發生變化,如此發掘等於破壞。在馬王堆挖掘時,我親眼看到墓室確有耦片,從左邊拿到右邊,瞬間就沒有了,這就是文物出土之後的變化。再說,祖先留下來的遺產,不能讓我們這一代都給發掘了,要給子孫後代留著。」

是啊,文物作為人類文明的載體,是一種不可再生資源,它屬於全人類的共同財富,一旦損壞,將永遠消失。而文物保護的難度又相當大,諸如壁畫、彩繪、簡牘、織物等有機質文物的保護,更是世界性的難題。

很多保護技術即使當時效果很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也無法預測長久的負面影響。其實,開挖的同時就意味著歷史傳奇魅力的失落,或者失望的開始。如果乾陵裡什麼都沒有,像那個在億萬世人面前打開的空蕩蕩的金字塔一樣。從此再也沒了與想像同在的魅力。

對此,中國文物考古學界曾有過慘痛的教訓!二十世紀50年代中期,就有專家私下裡心存渴望:研究了這麼多年,有生之年能看看「真相」多好!在老一輩歷史學家郭沫若、吳晗、鄧拓、范文瀾等人的堅持下,明萬曆皇帝的定陵地宮被打開了。

但這次魯莽行動的後果,被一直持反對態度的著名考古學家夏鼐先生不幸言中:色彩鮮艷的絲綢類織物在接觸空氣的瞬間化為灰燼,大量有機質文物遭到毀滅性破壞,連萬曆皇帝的屍骨,後來也被「紅衛兵」焚燬。定陵發掘的考古報告,也是時隔30多年以後才得以完成。

因此,在10餘年後,當郭沫若先生再次向國務院報請發掘明長陵及唐乾陵時,被周恩來總理堅決否定後,曾題詩「待到幽宮重啟日,延期翻案續新篇」,寫出了他的失落與不甘。

時光進入二十世紀90年代,在借鑑國內外文物保護先進經驗和理念後,中國政府提出了「保護為主,搶救第一」的文物工作方針,為今後的文物保護和考古發掘確定了基本方向。因此,在面對國內外輿論和社會各界對發掘秦始皇陵地宮的關注時,國家文物主管部門及文物考古界的專家學者,都旗幟鮮明地表達了反對的意見。

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司副司長宋新潮:「把它們留在沒有開掘過的墓葬裡更好,墓內穩定的狀態更適合文物長時間保存,至少目前的技術能力和人工環境遠遠不行!」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慶柱:「發掘秦始皇陵必須具備這麼幾個條件:其一,秦始皇陵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帝王陵墓,是我們的,也是我們子孫的,對它的發掘必須要具備好的條件;其二,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特別是像秦始皇陵這樣極其重要的文物,保護條件不好,損失就會很大。

也就是說,必須有萬無一失的保護條件;其三,國際上,對一切考古發掘都有著嚴格的要求,對古遺址都是不主動去發掘。正因為如此,在短期或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內,是不會主動對秦始皇陵進行發掘的。」

在文物考古工作者和社會各界的積極努力下,陝西省政府正通過立法等程式對秦始皇陵進行保護。將秦始皇陵區劃分為重點保護區和建設控製地帶,對可能影響文物安全、環境景觀的各種行為做出了嚴格的限製和規范。

基於上述原因,秦俑博物館研究室原主任張文立和他女兒張敏合著《秦始皇帝陵》一書中指出:「秦始皇帝陵的發掘,涉及到政治、經濟、文化、科技各個方面的因素,是一個系統工程。這就決定了它是遙遠的未來,隻能耐心地等待,甚至要等待幾代人。當然,如果出現某種偶然的奇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武則天干陵——挖不動

武則天陵墓位於陝西幹縣梁山上。(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武則天陵墓位於陝西幹縣梁山上,據說裡面珍寶無數,因此引來了眾多盜墓者的光顧,據正史記載的盜取幹陵的總共就有17次,其他沒被記載的更是數不勝數。其中最有名的就有三次,第一次是唐末的黃巢,為了軍隊能夠良好的發展,黃巢就帶著40萬大軍挖掘幹陵,奈何他都快把半個梁山給剷平了,卻連個出口都沒找到。第二次是五代節度使溫韜,為了完成盜取「唐十八陵」的目標,他也起了盜取幹陵的主意,但是卻在準備盜取的時候反覆遭遇怪異天氣,嚇得士兵趕緊逃竄。第三次就是孫連仲帶著大軍前去掘墓,正當要進入的時候,七位士兵當場吐血身亡,實屬十分怪異。

武曌,當 代稱則天順聖皇后,或武后,後代通稱武則天,並州文水縣人,中國歷史上唯一因執掌君權因而得到正史追認的女性皇帝。十四歲入宮為唐太宗才人,十二年不得遷。唐高宗時復為昭儀,謀廢得到唐太宗託付於重臣褚遂良的「佳兒佳婦」元後與淑妃,得立為皇后。一時尊號為天后,與唐高宗天皇李治並稱「二聖」。

 

想要每天看新影片?按這裡訂閱Youtube頻道!

加入Line好友,Fun新聞自動送上門!

閱讀更多美麗日報新聞:http://bldaily.com.

更多:

分類: 生活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

精選文章 看全部